同居谈判

 成功案例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7-12 17:19

  当年离开父母出国来,本以为意志和行动终于可以全自主,但很快发现我的如意算盘打错了。因为只要是与人合租公寓,就免不了跟房友之间磕磕碰碰,是非对错竟也说不清。我一向以和为贵,觉得大家生活在同一屋檐下,理应多一份自觉,自重和尊重他人都是起码的。

  公寓换了四次,房友也换了几批,形形色色都给我碰上了。各人习惯不同,却都霸着自己有理,不肯体谅别人,人性的自私便暴露了出来,在与人合租公寓的那些日子里,让我看得尤其清楚。最受不了的还是妈妈型的,她们让我觉得既可笑又可气,要是我想有个妈妈在身边烦着何必一个人出国来呢?

  自从交了男友,麻烦又升了一级。每次诺亚来我的公寓,他总是轻手轻脚,生怕惊动了我那河东狮吼的房友,一旦被她发现,就少不了一番责难。我气她不通情达理,她却正气凌然好似房东一样。那时我就像一座火山,爆发起来也是叹为观止的。

  诺亚得知我时常替他受责备,心里十分难受。他将我的不快看在眼里,不声不响跑了几个房产中介。一天,他下班回来兴冲冲地对我说:“小豫,我们买个房子生活在一起吧!我已经咨询过中介了!”

  我被吓了一跳,他先斩后奏不说,还出了个惊人的主意。“你是说同居啊?”我很不浪漫地反问。

  “你觉得不好吗?你的古巴‘妈妈’管得太紧,我们见面不方便。”他这么一说,倒让我联想到电影里的私奔情节,不禁一阵心动,但轮到我表态时还是口是心非了一下,我说要等考虑之后再回答你。他"哦"了一声便失望地低头不语了。

  虽然在西班牙人看来,矜持就显得不真诚,但我是练太极拳的,深知“欲进则退,欲攻则守”这一中国武学的精髓,而武学思想则应学以致用,用到人生中去。

  想了一天,觉得这事还得从长记忆,于是我拉来诺亚进行谈判。

  “按现在我们的经济能力,我们只能买没有客厅的公寓,那我要看书你要看电视的时候怎么解决?”我是个先出坏牌的人。

  “会有这样的问题!”这个人想都不想就答。

  这个西班牙小伙会在买房方面精打细算,能干笃定得令人刮目,但显然又不能跟他探讨细节。过几日再问,他便敷衍我:“那你去客厅看书,我关了门在卧室里看电视,这样就不会打搅你了。”

  咦,怎么才过了几天,我们未来的小家就从没有客厅升级到一室一厅了?

  第一回合谈判未果。

  第二回合谈判,重点放在家务事上。“我们住一起后,你要天天下厨,不过你的厨艺还有待提高。”

  我以玩笑开场,对方却当了真,立刻否决提议:“不,到时我下一天厨,你下一天厨,不然不公平,我们双方都要承担家庭的义务。”嘿,民主国家培养出来的公民,什么都要讲公平原则,一旦说到共同生活,还是满脑子公平不公平,他的幽默细胞则跑的无影无踪了。

  虽然西方的女权运动如火如荼进行了四十年,但我要的不是一个家庭主夫。假如曾经被压迫的人历经奋斗获得了解放,反过来去压迫另一方,那么“平等”就仍然是理想主义者的口号;假如矫枉过正是任何一场革命的烙印,那么在我家里,我不要它。因此,我在心里认同了诺亚“双方都要承担家庭的义务”的原则。

  “好,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!”我向他伸出小指。

  “什么马来追?”诺亚对我的话疑惑不解。

  “呵呵,这是中国成语,意思是说话算数。”

  “我一定说到做到,你放马吧!”说,他跟我勾了勾小指。